踏莎行

hillwood Posted in 小令,
0

暖日催花
春风绿柳
濛濛飞絮迷晴昼
悠悠小径映残阳
森森蔓草先踪旧

琼女难寻
紫花依旧
多情过客人空瘦
危楼独望燕双双
不觉泪满离人袖

——昔时崔护留桃花诗,终抱得美人归;今日山木书踏莎行,却已无法挽回。乙未年正月十三。